引得春風度玉關

引得春風度玉關

療行業的形勢和政府政策相關,這是明擺著的,因此醫療行業的趨勢也和政策相關。政府對一個行業的政策本身沒啥可說的,通常也是一個行業發展到一定程度所引發,政策執行時候的措施利弊屬于小節,趨勢引發的后續連鎖改變和動蕩我們改變不了,只是盡可能的還是需要有些應對。

 

目前的大環境大家都在談國產替代,并以此為傲,各自彰顯本事。我們這個行業目前在很大程度上國產替代了,行業的龍頭們上市時或上市后總歸要拿這個說事,突顯俠之大者利國利民的豪氣。但事實上,就我們這個行業來說,國產替代做好了,要談的倒并不是自己有多厲害,而是先得感謝國外同行的寬宏大量。這一點,我們這行業的龍頭們做的其實不夠誠懇,都列有很多專利,可在產生銷量的產品中卻不好找。但他們銷售和策略做的好,你有啥我就會有啥,爭鋒相對,也是貢獻,并且值得學習。

 

只是數字上去了,高手氣質也還是得同步。

 

所以,不同公司市場的發展路徑,公司基因是在起作用的。你以銷售起家,自然這一塊就特別會有優勢,各種市場行為駕輕就熟游刃有余,行為大膽卻直指人心,外人看了一時搞不清楚以為你不做生產。這就很快,畢竟市場就是王道,想著先奠定基礎也方便以后改變路數從良原創,這是令人期待的。另一類公司特立獨行,就喜歡做點不一樣的,要面子,覺得和別人一樣出息不大,所以就會從一開始就搞一些原創,這會很慢,商業成功之路也就漫漫。兩種方式,賺錢角度容易評判,長期價值不容易度量,這是基因的自然取舍。

水木天蓬這個公司令人喜歡,它屬于后一種基因。

 

就超聲骨刀這個領域來講,水木算是后來者,前面中外各有一家在市場上表現。曹總是個博士,是個有想法的人,穿著隨意,態度溫和。但技術這塊講面子,態度就很堅定。追求自己特有的東西,如果你也有那我要比你好,非常的樸素。他不允許團隊直接逆向,一來覺得丟臉,二來怕養成了習慣就收不回了。這第二條確實要警惕,市場上隨便看看,哪有回頭的?立地成佛回頭是岸之類的算夢想吧。所以,這些年來,他們團隊申請了223項專利,其中境外的有138項,他們出來的機器上鋪滿了這些專利。后來者容易被打官司,特別是在表現還更好的時候,水木被打了好多次,但都贏了。

 

作為骨科手術中的動力產品,起碼在脊柱外科領域超聲骨刀目前來看和現有產品比較具有全面超越的優勢。水木主機的性能講究的是低功率,但高輸出效率,這是有難度的。但臨床講究的是安全,這就符合了。以此為基礎,水木團隊在具體應用上講究根據臨床的需求去開發和設計刀頭,兩者結合,在安全基礎上做到了效率并展示了新的可能。比如以下的這些圖片,顯示出在應用層面對醫生更好的完成手術的顯而易見的助力。

還有好多,就不放了。骨科手術中截骨是常規,但截骨的同時不出血,就是進步,在微創孔鏡下安全應用依然不出血,就是驚喜。

 

如果展望未來,骨組織處理這一塊雖然邏輯上會有新的技術出現,但目前從全局技術層面看,形成不了概念。這就使得超聲骨刀的生命力非常的旺盛,按曹總的說法,還有很多層面的應用值得整個團隊在未來很長的時間內一一去攻克。這是一件令人興奮的事情,這意味著可以基于這項技術不斷的向臨床提供更好的解決方案。這是醫療器械產品所期待的宿命。水木天蓬走的不是國產替代的路子,他是技術領先。

 

三友醫療能和水木天蓬走到一起,是榮幸的,但也許就是命運的安排,其底層的邏輯可能正是基因序列的相近。我們都愛琢磨事,都想以做出不一樣的東西來表現自己,這種共同的特質讓我們對兩家未來的發展多了很多的想象。

 

從資本市場角度看,骨科這個賽道如今還算不算黃金,各說各話就是,但要是墨守老三件,青銅卻是遲早的事。

 

目前的骨科領域,無源的植入物依然是主要的最終治療手段。但社會在發展,科技的進步目不暇接,我們需要把眼光放大到整個手術治療過程看問題。不考慮商業邊界的拓寬,在不同的科技應用之下,最終的治療手段如何絲滑的鏈接先進的處理方式是一個值得我們去探索的事情。整體醫學的發展歷程,革命性的進步從醫療器械的角度看,大多出現在有源設備領域,并且具有完全的進化功能,一旦開始,前序技術隨之淘汰。這令人緊迫和焦慮,但卻讓人有了期待。

 

時勢讓我們有了更多的發展方向,熟悉的骨科也會越來越大,也會十八變,不能視而不見。好壞也都是可以計算的,畢竟超聲骨刀技術總體看也還算是剛剛起步。你點了兩個6寸的披薩,告訴你沒了,說給你一個12寸的,這個時候肯定不能還要考慮考慮了。

 

我們把一切外部環境的變化均視為邊塞的危機,環境惡劣,那么就種些柳樹,引些春風。